栏目首页-本会简介-本会动态-机构介绍-开展项目-理事会-获得荣誉-联系我们
index1_02.gif (95978 字节)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活动专题 环境大使 公益活动 环境文化 交流合作 理论研究 绿色论坛 视听天地 志愿行动 《绿叶》

[GOPREV] [GOINDEX] [GONEXT]

中国减排承诺账单:每个家庭一年多付64美元

    

    中国将为5天前作出的碳减排承诺支付多大的成本?

  由前中国气候谈判代表邹骥率领的团队完成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如果在2020年时达到碳排放比2005年减少45%的目标,则今后10年每年需要为此新增300亿美元的投资,相当于每个中国家庭每年要多负担64美元。

  这是邹骥团队5天来最新进行的一项计算。中国于11月25日向世界宣布旨在应对气候变暖的减排计划表,承诺到2020年时GDP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将比2005年降低40%到45%。

  “如果把新的承诺将造成的潜在的宏观经济损失、特定行业的失业以及提高贫困和弱势群体的生存成本等计算在内,则中国需付出的代价更为巨大。”12月1日,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的邹骥对本报记者说。

  中国的承诺公布后,一些国外机构称,这一目标“只相当于‘十一五’时期的基准线”。邹骥对此观点予以反驳。他计划在下周召开的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上公布他的上述研究成果。

  对于邹骥所指出的新增减排成本,国家发改委人士的看法略有不同。

  “要实现我国承诺的目标,国家需要新增多少投资,目前还没有一个确定的静态数字。”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系统研究室主任姜克隽12月1日对本报记者说,“投资的数字不是固定的,由于价格因素,实际投资只能是动态的。”

  “在基准线上已经代价沉重”

  邹骥及其团队完成的这份题为《关于中国未来低碳发展路径和技术选择的情景研究》的研究报告,计算了中国2020年GDP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分别比2005年下降33%、40%、45%或50%时将要发生的情形。

  根据报告计算,2005年中国共排放温室气体56亿吨。如果到2020年时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削减33%,则2020年中国将排放109亿吨二氧化碳。

  “如果目标是33%,那么我们只需要延用现有的措施就可以了”,邹骥解释说,“但即便是在这样一个基准线上,中国付出的代价也极为巨大。”

  关于这一点,一位不愿具名的气候谈判专家告诉本报记者,“为达到GDP能耗下降20%的目标,‘十一五’期间,中国需要关停5000万千瓦的小火电,头三年已经关停了3000多万千瓦,这已经造成数十万人的失业”。

  “中国在‘十一五’期间的行动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节能减排行动,用艰苦卓绝来形容都不为过”,姜克隽对此总结说。

  根据邹骥的研究,当减排目标设定为“下降40%”时,则相当于比33%目标多减排14亿吨二氧化碳,新增成本还不明显。

  而当减排目标提升到40%以上区间时,减排成本开始飞速上扬——这是一个成本剧增的临界点。

  “每个家庭多负担64美元”

  邹骥团队的研究表明,当减排目标设定为“下降45%”时,则相比33%的减排目标要多减排22亿吨二氧化碳,每减排一吨碳的成本上升到14美元,每年增量减排成本为300亿美元,约占当年中国GDP的0.4%,相当于全国每户居民每年要多负担64美元。鉴于一部分发达国家舆论认为中国所承诺的减排幅度“仍然不够”、“即便下降50%也是低”的观点,邹骥团队又计算了减排目标为“下降50%”时的情形。

  研究表明,在“下降50%”目标下,2020年中国共排放80亿吨二氧化碳,相比33%的减排目标要多减排29亿吨。此时,每吨碳的减排成本上升到了27美元,每年增量减排成本达到860亿美元,约占当年GDP的1.2%,相当于每个中国家庭每年要多负担166美元。

  对于邹骥团队上述研究数据,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的刘滨副教授不予置评。刘滨团队接到了GDP二氧化碳排放强度的国家课题。“我们的报告也按照不同情景假设了中国为不同减排的目标而付出的代价,但是因为课题是政府委托,无法透露相关数据。”她说。

  国家发改委气候司的一名官员也对上述数据不予置评。

  此前,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发布的《2050中国能源和碳排放报告》测算,如果中国要发展真正意义上的低碳经济,则每年需增加额外投资1万亿元人民币。

  “减少碳排放,不仅仅在于节能投资方面,比如如果增加核能和水能等清洁能源比重,那么同样可以达到碳排放的效果。不同的侧重会导致实际的投资情况不一样。”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气候变化应对计划主任杨富强认为。

  “对排放权要寸土必争”

  要实现如此艰巨的减排目标,对技术和资金支持的需求无疑是巨大的。

  据本报记者了解,能源、交通、电力等6大部门的最关键60多种通用气候友好技术,有40多种为中国所不掌握,而发达国家一直未向发展中国家转让技术,在资金转让方面也乏善可陈。

  “发达国家不会有很多资金给中国,美国国会有一种普遍的观点,美国一分钱也不会给中国的”,邹骥说,“发达国家已经把中国研究透,企图一步一步把中国逼入棋局”。

  给予中国压力最大的是美国,美国一直要求中国给出温室气体排放的峰值,但美国自己温室气体排放也没有达到峰值,而且中国人均累积历史排放从1850年到2004年,不到70吨,美国是1100多吨。

  “G8国家提出的方案,到2050年全球要减排50%,而发达国家要多排到80%,如果这一方案成为国际公约的话,那么今后40多年发达国家要比发展中国家排放的高3.5倍。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不公平。”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说。

  “发达国家历史上侵占了发展中国家大量的排放权益,”邹骥说,“排放权的实质是发展权,中国在即将召开的哥本哈根国际谈判中,对排放权益要寸土必争。”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选聘中国环境大使
绿色中国年度人物评选
中国环境文化节
国家环境友好工程评选
国家保护臭氧层贡献奖评选
绿色中国论坛
先锋剧《圆明园》
芭蕾舞剧《牡丹仙子》
电影《新愚公移山》
动画片《孙大圣环保行》
电视散文《西风胡杨》
电视散文《托起草原》
大学生环保志愿者培训营
青年课堂与项目

index1_69.gif (2491 字节)
 

·环境保护部·北京市环境保护局·中国环境新闻网·环境法公众研究网·环境中国网·绿色记者沙龙 ·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

·天下溪教育研究所·云南省大众流域管理研究和推广中心 ·瀚海沙·全球环境研究所·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index1_71.gif (3706 字节)

 

创建时间:[CREATIONDATE]

[GOPREV] [GOINDEX] [GONEXT]

Power by Softscape HTML Builder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