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首页-本会简介-本会动态-机构介绍-开展项目-理事会-获得荣誉-联系我们
index1_02.gif (95978 字节)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活动专题 环境大使 公益活动 环境文化 交流合作 理论研究 绿色论坛 视听天地 志愿行动 《绿叶》

[GOPREV] [GOINDEX] [GONEXT]

专访:解读中国减排目标及基准线的偏离

——访中国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何建坤

    

    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二氧化碳排放2020年比2005年下降40%到45%的目标公布后,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在国际和国内主流肯定中国这个目标的同时,人们也希望了解:40%到45%的目标是如何制定的?这个目标比中国通常排放基准线偏离多少?是不是一个有力度的目标?中国将付出什么样的努力和代价?对此,参加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低碳能源实验室主任何建坤认为,制定这一目标有高度科学依据,而且它是一个非常有力度和显示度的目标。

    何建坤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首先要了解基准线概念,就是如果没有采取应对气候变化的一些政策和措施的话,经济发展和二氧化碳排放是个什么轨迹。这在图表上会出现一个基准线。采取了应对政策和措施后,二氧化碳排放的轨迹比原来的低了,这就叫基准线偏离。我们制定减排目标,就是要使二氧化碳排放从基准线偏离。

    怎么定义中国的基准线呢?“十五”计划期间(2000年到2005年),中国发展进入重化工业发展阶段,重化工业阶段的特点是高耗能产业比重增大,GDP能源强度呈上升趋势。世界大多数国家相同发展阶段的GDP的能源强度(一个国家在一定时期内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能源消耗量)基本都呈上升趋势。比如,日本1960年到1974年上升23%,韩国1971年到1997年上升45%,我国“十五”期间也开始出现这一趋势。“十一五”以来,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和保证国内可持续发展需要,中国采取强有力措施,扭转GDP能源强度上升趋势,努力使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从“十五”期间的“通常基准情景”偏离,也就是要努力减缓二氧化碳排放的增长速度。

    何建坤说,中国在“十一五”规划和2007年发布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中都提出,单位GDP的能源强度2010年比2005年下降20%左右的约束性目标,这就是一个为应对气候变化从通常基准线偏离20%左右的目标。2020年比2005年GDP二氧化碳强度下降40%到45%这个目标,涵盖了“十一五”期间的行动。也就是在“十一五”开始从基准线偏离的基础上,在“十二五”及以后进一步加大偏离的程度,到2020年实现比基准线偏离40%到45%的目标。

    何建坤说,为了实现“十一五”期间的目标,中国采取的力度是很大的,“十一五”期间附加投资将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节能减排的措施,“十一五”期间GDP能源强度上升的趋势不可能得到扭转,也不会出现对基准线的偏离。2006年到2008年,中国单位GDP的能源强度已经下降了10.1%,少排放7.5亿吨二氧化碳。
    何建坤说,为实现2020年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到45%的目标,“十二五”和“十三五”期间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因为节能和减缓二氧化碳的排放都是开始工作容易做,后来越来越难。据麦肯锡公司的有关报告测算:在采取的减排技术中,不能收回投资的技术“十一五”期间约占20%,“十二五”将增加到40%。“十一五”附加投资约1.5万亿元人民币,“十二五”需1.9万亿元人民币到3.4万亿元人民币。

    何建坤说,“十二五”期间由于GDP总量增加,如果GDP的二氧化碳强度与“十一五”保持同样速度下降,每年平均的减排量将比“十五”增加15%左右。因此,“十二五”期间,节能和减缓二氧化碳排放的技术上难度加大,投资和成本增加,因此政策措施的力度也将会更大。

    何建坤说,中国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强度下降40%到45%的目标,是一个相对减排的目标,反映了能源利用和二氧化碳排放所产生的经济效益提高的幅度。随着中国经济较快的增长,二氧化碳排放的总量还会有持续合理的增长,采用GDP的二氧化碳强度下降目标不会限制经济的发展,这样的指标反映了我国的国情和当前发展阶段的特点,不同于发达国家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绝对下降的指标,这也体现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确定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

    何建坤说:“中国制定本次的单位GDP减排目标,是中国主动提出的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和对国际社会的承诺,超出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规定的义务。”他认为,这展现了中国负责任国家的形象,也是中国对全人类作出的贡献。此外,在当前发展阶段,中国也遇到国内环境制约和资源短缺问题,国内可持续发展也要求节能减排,因此应对气候变化与国内可持续发展的内在需求在政策和措施上有高度的协同性,中国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努力实现保护全球气候与国内可持续发展的双赢。

    何建坤说,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必然导致低碳技术快速发展,它会成为今后国际科技发展前沿和技术竞争的焦点。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必须加强技术创新,这也是增强国际竞争力的需要。因此,制定单位GDP减排目标是统筹国际和国内两个大局,协调近期与长远,在可持续发展框架下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决策。

来源:新华网

 

选聘中国环境大使
绿色中国年度人物评选
中国环境文化节
国家环境友好工程评选
国家保护臭氧层贡献奖评选
绿色中国论坛
先锋剧《圆明园》
芭蕾舞剧《牡丹仙子》
电影《新愚公移山》
动画片《孙大圣环保行》
电视散文《西风胡杨》
电视散文《托起草原》
大学生环保志愿者培训营
青年课堂与项目

index1_69.gif (2491 字节)
 

·环境保护部·北京市环境保护局·中国环境新闻网·环境法公众研究网·环境中国网·绿色记者沙龙 ·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

·天下溪教育研究所·云南省大众流域管理研究和推广中心 ·瀚海沙·全球环境研究所·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index1_71.gif (3706 字节)

 

创建时间:[CREATIONDATE]

[GOPREV] [GOINDEX] [GONEXT]

Power by Softscape HTML Builder 3